北大弑母案之后,如何避免潜在的悲剧发生?

2019-04-28   作者: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  来源: 今日怡见

北大弑母案的嫌疑人吴谢宇终于落网了,在他消失3年之后。 这个男孩身上有太多吸引人关注的点了,就算在学霸云集的北大校园里,他都能被同学称为神一般的存在;他的为人处世堪称完美,同学甚至说宁可相信自己杀了人,都不相信吴谢宇会杀人。 但就是这样一个完

  北大弑母案的嫌疑人吴谢宇终于落网了,在他“消失”3年之后。

  这个男孩身上有太多吸引人关注的点了,就算在学霸云集的北大校园里,他都能被同学称为“神一般的存在”;他的为人处世堪称完美,同学甚至说“宁可相信自己杀了人,都不相信吴谢宇会杀人”。

  但就是这样一个完美人设的学霸,竟然用异常冷静而决绝的一系列操作,杀死了他相依为命的母亲:

  弑母之前,他购买了大量的刀具、防水塑料布、活性炭等物品;弑母之后,他先尝试分尸,后来又用塑料布层层包裹尸体,放入活性炭掩盖味道;他还拿着证件替母亲办理了辞职,发短信告诉亲友,母亲和他一起去美国了,让大家借钱给他......

  一套缜密的操作下来,他仿佛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。

  更让人感到害怕的是,这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,不仅在杀人的时候毫无感情,而且他事后还主动给舅舅发短信提供线索,不然亲戚可能一直蒙在鼓里,对他们去美国了深信不疑。

  他还在作案现场,也就是他母亲的屋子里安装了摄像头,用来观察警察的后续行动。仿佛分尸失败之后,知道自己迟早有一天会败露,他想主动控制案件的进展节奏了。

  糟糕的原生家庭

  什么样的人会让身边的人都觉得“完美无缺”呢?

  一个无时无刻不在极度自律状态下的人,或者完全没有欲望甚至没有人性的人。

  弑母惨案的发生,和吴谢宇的妈妈不无关系。

  吴谢宇的妈妈谢天琴是一位中学老师,周围人对她的评价集中在这几个特质上:清高、要强、保守、刻板、洁癖、原则性极强。

  她的洁癖非常严重,如果有外人去了她家,她会把外人接触过的所有东西全部洗一遍。不仅在生活上有洁癖,在道德上谢老师也有洁癖,可以想象,和她成为家人不会是一件轻松的事。

  谢老师在教育吴谢宇的时候也表现出了很强的控制欲, 小学时期的吴谢宇每天没有任何娱乐活动,放学之后就是回家学习;甚至连他拿筷子夹菜的动作,都要求和谢老师规范的一模一样。

  中学阶段,吴谢宇原本可以就读福州最好的初中,但是母亲让他在自己所在的铁路中学就读,即使铁路中学在当地连三类学校都算不上。

  吴谢宇和别的孩子不一样,他的高智商在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来了,老师对他的评价是“什么都一学就会”,他各个科目都很好,没有短板。

  所以在面对母亲的极度苛刻要求时,吴谢宇很早就形成了自我意识,他都不等到母亲惩罚他,就在各个方面做得比母亲要求的还要完美。他从不反抗,他的青春期甚至没有正常男孩女孩都有的叛逆阶段。

  唯一被牺牲掉的,是他作为孩子的天性,乃至作为人的正常情绪,他就像一个从不出错的演员。

  那吴谢宇的爸爸对他造成了什么影响呢?

  吴父大部分时间是不在家里的,也许由于他外向开朗的性格和谢天琴格格不入,他工作日选择了住在单位附近,周末才回家。

  但吴谢宇和爸爸的感情要更融洽一些,他们会一起打篮球,一直到吴父因为癌症去世很久之后,吴谢宇都酷爱打篮球。

  比起妈妈,显然吴谢宇的爸爸是更加“正常”的,也是幼年吴谢宇心里偶像般的存在。

  但是,吴父也没能成功让儿子阳光地长大,因为他出轨了女同事,还让吴谢宇撞到了。

  自此,吴谢宇更像一个外表完美实则自闭、暗黑的演员了,没人觉得他异常,但他很可能只是在假装好好生活。

  天才的内心往往是纤细而敏感的,一个情智商都很高的天才,是倒了什么霉才生在了这样的家庭啊。

  一种心理变态的说法

  我发现大家对吴谢宇案的种种分析中,有一种观点是吴谢宇天生心理变态。

  这种说法是有根据的,因为在脑科学的研究中已经证实,正常人中有1%的人大脑和普通人不一样,他们天生就是心理变态。而在暴力犯罪的罪犯中,心理变态的概率高达20%,这说明天生心理变态的人有很高的概率犯下暴力罪行。

  常见的心理变态就包括我们常听说的反社会人格 ,这种人会缺乏共情能力。

  你看到别人受伤、难过的时候,也会产生一些同情、难过的心情,对不对?

  但是反社会人格天生不会有情感上的共鸣,他们不会因为别人受苦而感到内心难过,甚至还会有些享受。

  这个人群虽然犯罪概率较高,但是另一组数据表明,他们更容易获得世俗概念上的成功。所以即使是反社会人格,也不一定会走上犯罪的道路,如果得到较好的教育和引导,他们因为受到更少的情感牵绊,而更容易成功也说不定。

  我不认为吴谢宇是天生的心理变态, 他对弑母毫不避讳,不一定是因为他反社会、不爱母亲,更可能是因为他早就说服自己了,解除了自己对弑母的心理障碍,不对此感到愧疚了。

  如果他是个天生的冷血杀人犯,也不爱母亲的话,他没必要从小对母亲言听计从,从不让母亲失望,以他的智商,早点想办法摆脱母亲不是更合理吗?

  情绪和心理是可训练的

  无论是大脑的先天问题,还是童年的环境问题,都不是摧毁一个人的必然因素。

  不然为什么社会上1%的心理变态没有全都去犯罪呢?

  吴谢宇的成长过程充满了对正常情绪的压制,这是很不幸的,而且由于他的高智商,他的情绪压抑反而会比普通人更难被矫正。

  因为他的行为不是被暴力威胁、惩罚之后塑造的,而是因为他太聪明了,在母亲高压管制他之前,他已经主动做到比母亲的标准还完美了。

  吴谢宇更可能的情况是,他在母亲的影响下,从小就把自己的情感给杀死了 ,至少对母亲的那部分情感,对他来说,可能早就死了。

  吴谢宇的悲剧,其实是可以从教育角度避免的。 即使不是天才,只是一个普通智商的孩子,他也会在成长过程中无数次表现自我意志,家长需要做的不是强迫他永远做自己认为对的事,而是适度让他自己做决定。

  每一次对孩子意志的抹杀,都是一种伤害 ,控制欲极强的家长必然会扭曲孩子的内心。 从孩子的角度来说,他该怎么解释自己的处境呢?

  一是,我太差劲了,肯定是因为我都是错的 ,所以父母从来不同意我按自己的想法做事情,那我以后就不要瞎提想法了,全部按照爸妈的想法来吧;

  二是,我爸妈有问题 ,他们永远在打压我,我活在他们的控制下永远不会有自由。

  为自己的行为归因是人的本能,我们必须要找到原因解释自己的不幸,才能接受现实。对于被打压的孩子来说,要么归因到自己太差,要么归因到爸妈太差,前者会变成没有主见的软弱包,而后者会非常叛逆,甚至做出过激行为。

  吴谢宇如果生活在一个阳光健康的家庭,他会有不同的人生吗?我不觉得这是一个没意义的假设,家庭教育对人的影响至关重要。

  曾经有一位神经科学专家詹姆斯·法伦,他在研究罪犯的大脑和普通人的大脑时发现,有一部人天生容易成罪犯,也就是我们上面说的心理变态。

  但有趣的是,这个得出重要成果的科学家,拿着一堆同事的样本去检验,最后发现了一个潜在罪犯——他自己。

  他快崩溃了,怎么回事?自己原来是个天生就爱暴力犯罪的人,怎么长成了一个著名科学家?

  后来他分析,都是因为他的父母太好了。 父母从小给予他了非常多的耐心和爱,让他在阳光的环境下长大,那些潜在的犯罪风险,在他的一生中都没有机会冒出苗头。

  詹姆斯·法伦是何其幸运,而吴谢宇却何其悲剧。

  避免吴谢宇式悲剧的秘密,就是阳光的家庭教育,就是给孩子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。 天生的罪犯都能养成一个大科学家,更何况是正常又聪明的孩子呢?

  • 责编:成都新闻网编辑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