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拿大,你不配对中国判处毒贩死刑说三道四!

2019-05-02   作者: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  来源: 后沙

2019年4月30日,有一则大快人心的消息,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一起特大跨国贩卖、制造毒品案进行公开宣判。 审理查明,2012年3月,被告人范威(加拿大籍)、伍子平等人合谋共同制造、贩卖毒品,并纠集被告人马克(美国籍)和里昂、佩德罗、奥斯卡、凯瑞

  2019年4月30日,有一则大快人心的消息,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一起特大跨国贩卖、制造毒品案进行公开宣判。

  审理查明,2012年3月,被告人范威(加拿大籍)、伍子平等人合谋共同制造、贩卖毒品,并纠集被告人马克(美国籍)和里昂、佩德罗、奥斯卡、凯瑞特(四人均为墨西哥籍)等制毒技术人员和曾显梁、李荣富等制毒人员。

  2012年7月至11月,范威等人在广东台山设立制毒窝点,共贩卖、制造毒品甲基苯丙胺(冰毒)63833.92克、二甲基苯丙胺365.9克。

  范威、伍子平在共同犯罪中起组织、指挥作用,且所贩卖、制造的毒品数量特别巨大,罪行极其严重,对范威、伍子平判处死刑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

  被告人马克、里昂、佩德罗、奥斯卡、凯瑞特均参与制造、贩卖毒品犯罪,亦系主犯,分别被判处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和无期徒刑。曾显梁、李荣富、廖健铭、刘志敏等被告人在犯罪中起次要作用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。

  被判刑的毒贩还一次向广东高院提起上诉的机会。

  这是一个集制毒,贩毒于一身的犯罪集团,分工明确,危害巨大,范威这种头目,枪毙十次都不够抵销其所犯下的罪恶。

  可想而知,警方从侦查到收网,再将这些人押上法庭接受审判,其中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惊险故事。

  审判地江门离虎门只有不到90公里,林则徐虎门销烟是中国历史课本中必学的一篇,毒品给中国人,给中国社会,给整个国家曾经带来过什么?要让子子孙孙记住。

  西方人往往理解不了中国打击毒品犯罪的决心,然而他们曾经是毒品“贸易”的受益人,真的不理解?

  江门法院宣判结果一出来,首恶范威的国籍所在国加拿大马上跳出来说三道四。

  据加拿大CTV电视台报道,加拿大外交部长克里斯蒂娅•弗里兰今天称,自己非常关注本国公民范威在中国被判死刑,这是“残酷和不人道”的惩罚。

  范威等人在中国制毒贩毒至少有五年以上,这些冰毒毁了多少青少年?又毁了多少家庭?这些在弗里兰眼中也许算不上“残酷和不人道”,当他们受到中国法律严惩时,弗里兰却变得温情脉脉。

  不是弗里兰一个人在颠倒黑白,一月份加拿大籍毒贩谢伦伯格被判处死刑时,总理特鲁多还试图拉上盟友向中国施压,希望免其一死。

  谢伦伯格也好,范威也罢,在加拿大也是个人渣,劣迹斑斑,像谢伦伯格2012年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就因为海洛因交易被判两年监禁,这处判决相当于鼓励,出来后干脆出国“创业”,祸害全球。不该死吗?

  人类已经进入21世纪,毒品泛滥仍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,各国政府有两种态度,要不与斗争到底,要不放弃抵抗。

  斗争到底,意味着巨大的反毒禁毒成本,政府资金的投入,缉毒警员的伤亡,还需要持之以恒的毅力。说是跟毒品斗争,其实就是跟人性丑恶一面的较量。

  放弃抵抗,就是加拿大这种,将吸毒去罪化,披上“人权”,“自由”等外衣,喜大普奔,激情四射。无论种植,制作,批发,零售,吸食都不用担心警察来找麻烦了,要嗨大家一起嗨。政府不但不用再投放资金,还能增加税收,缓解财政压力。对了,还有神圣的选票。

  加拿大下一代人或下下一代人要怎么堕落下去,那是他家的事情,这批加拿大政客已经给子孙后代安排好了道路。

  看起来中国很傻,花着巨大的成本去从事反毒工作,还要被加拿大这些西方国家指指点点。很多年来,它们已经习惯将自己当成国际社会,连它们的司法逻辑都成了国际标准。

  范威这种人不判死刑,难道还得养起来?为范威,谢伦伯格喊冤的特鲁多,弗里兰,都是成年人,真的如此小清鲜,如此幼稚?当然不是,他们要利用在中国被判死刑的毒犯,来表现自己的责任感,为政治加分。

  简直说吧,范威,谢伦伯格在加拿大政客眼中就是两个人血馒头,判决时吃一次,执行时再吃一次。

  加拿大特鲁多政府的大麻政策,其实破坏了全球打击毒品犯罪的共同标准,造成严重执法分歧,结果对谁有利?毒品贩子。

  解禁毒品的驱动因素并不是文化差异,而是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,尽管洗地者总是用中西文化差异来掩盖本质。美国是西方国家吧?特朗普怎么说的?

  4月24日,老头在关于控制毒品会议说,“与我国不同,中国最严重罪行的级别非常非常高。那是终极(死刑)。你要付出终极代价,因此我非常赞赏那种做法。”

  2018年3月10日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共和党集会上,特朗普说“毒贩杀害了成千上万的人,解决毒品问题唯一途径就是严打。逮住一个毒贩,就要将其处死。”台下一片欢呼。

  老头经常颠三倒四,变幻无常,不过上台前后,他对毒品的态度难得的保持始终如一。但美国打击毒品历来有重重阻碍,因为触及的利益方太多。

  加拿大政府和议会的做法是干脆去迎合毒品产业利益集团,把社会畸型现象赋于它政治和法律的合法地位。去年六月,就有官员呼吁取消对所有毒品法律限制,大麻合法只是一个台阶。

  毒品被取消法律定义,那么加拿大就不存在毒品。同样逻辑,取消强奸罪名,就没有强奸,取消抢劫罪名,就没有抢劫……这样治理社会倒是简单了。

  那要加拿大政府干嘛?装疯卖傻?内政如此,外交也是如此。忙着制裁俄罗斯,制裁委内瑞拉来讨好美国,很不幸,在与美国达成2.0版的《北美自贸协定》后,美国还是要对其加征钢铝产品的关税。4月9日,弗里兰委屈地说:美国的做法不公平,不合法,很荒唐。

  跪着给美国擦鞋,美国放过你了吗?哪有一丝独立的国格。

  外交还可周旋,毒品这鬼门关一开则收不回来了,保守党领袖希尔严厉批评过特鲁多,指出他正在毁掉未来,将给下一代带来重大灾难。

  毫无责任心的政客会在乎指责?大麻合法可是他赢得上台选票的利器,如果加大合法范围,有利于连任,特鲁多他们还会如法炮制。

  加拿大怎么作那是它们的事,只好说恭喜啦!

  但中国判处毒犯死刑,拜托加拿大政客闭嘴,你们根本不配在毒品问题上对中国的努力说三道四。

  • 责编:成都新闻网编辑部